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高考前沿 > 动态
李稻葵:政府应该在什么点位上出手护盘?
时间:2018-07-04 14:3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前段时间股市暴涨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社会的期望值、股民的信心出现了暴涨。原因无非是这么几个:一是在此之前股价非常低,我们的市盈率是10倍,美国已经到了15倍,香港都比我们高,A股出现价格洼地,所以沪港通开通后,大量的资金就北上了。二是杠杆的出现。三是很多人借机讲故事,所谓“改革促进股市,股市又反过来促进改革”。故事太多了,夸大其词了。

  股市上融资的量是有限的。证券业的从业人员可能过多看的是局部,而不是宏观,一定要看宏观。股票涨了,大家欢天喜地,觉得整个经济都好像是活跃了;股市跌了,就觉得是世界末日了,不能这么讲。

  这次的暴跌是对非理性繁荣的报复,因为前阵子涨得太高,有很多股票是虚高的,很多烂资产都在暴涨,所以暴跌是必然的。

  在股市下跌的过程中,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认为,股票市场一钱不值了。悲观情绪是蔓延性的,它会形成一个自我循环和自我实现,如果悲观的人数很多,就可以做空,带来股价下降,股票降了以后会用杠杆,以前买股票的人就会被迫卖股票,又形成了一轮一轮没有底线的下降。这场战斗是悲观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的一个斗争,双方都有自我预期的可实现性,结果取决于哪一方的人多,取决于中间派会倒向哪一方。

  目前情况下还是应该救市的,为什么救呢?主要是应该稳定预期,不能让预期无限制地往下走。

  3700或者3800这个点位是比较合理的,中国在这个点位上的市盈率和美国差不多,我们是17,美国是16,而日本是26,所以我觉得这个点位上政府出手护盘有理性的基础。

  但更重要的是,盘子稳定下来之后,一定要想方设法改革机制,不能搞那么多的杠杆,而且一定要允许股票市场做一些结构性调整,允许非理性的、没有任何基本面支撑的股票调整,不能说所有的股票都不能跌。总体上讲,微观层面要允许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,宏观层面要发挥政府对信心的主导作用。

  我们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,但主要是发债,而不是发股票。股票在直接融资中是最难的,最不好玩,要求最高的游戏。打个比方,到银行贷款相当于练田径,规则比较简单,发债券稍微复杂一点,相当于从田径走向了游泳、跳水比赛,股票市场相当于足球,规则太复杂了,容易造假,主观性太强了。所以发展金融体系,先要从简单的游戏开始做,从田径开始练,田径玩熟了以后再搞跳水、足球。

  为什么我们的股票市场搞不好?因为一个国家要搞好股票市场,需要有非常健全的守规矩的意识,要有监管的意识。从根本上讲,一个企业发了股票之后可以永远不还钱的,因为并没有做出承诺,拿了钱以后跑了股民也找不到。所以,股票市场是最难的游戏规则,需要强有力的辅助设施,比如说法院、监管机构。一些中国人太不讲规矩,法制观念比较淡薄,钱圈跑了就不玩了,那样股市就成“赌场”了。 (本文整理自《中国企业家》对李稻葵的采访 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 @ 厦门经度科技有限公司